浅谈提高科学素质

提高科学素质是个很大的题目,中国自从五四运动引进“赛先生”以来为科学的普及做了近一百年的长期努力,但普通民众的科学水平还是很低,这也是为什幺当今有许多骗子横行的原因之一吧。所以提高科学素质不是几篇文章能够完成的,不可能面面俱到,也就只能算是浅谈吧。

我们中国人有个特点,就是喜欢马虎,在日常生活中就常常听到或见到随便一下就行了,马马虎虎就算了,敷衍了事这样的事例,缺少那种追究到底,不把真相弄明白誓不罢休的精神。说的更准确是缺少那些办事认认真真的人,缺少钻牛角尖的人,缺少刻苦钻研要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的人。而这样的人在社会上往往是被嘲笑的对象,被视为异类,从而抑制甚至扼杀了他们可能的发明创造力。这可能应该是中国科学技术长期落后的原因之一吧!我们每天从早晨起床到晚上睡觉,大家可以数一数我们所看见的,听到的,所接触到的有多少是我们中国人发明的。牙膏牙刷?电灯电话?电视机计算机?汽车自行车?一一数下来,作为中国人真感到惭愧!

在讨论那个时期饿死人的数字时,人们常犯的两个错误是:

分不清什幺是事实或证据,什幺不是事实和证据。计算结果在未经验证以前不是证据,它只能算是个推测。我们都知道一个谎言是不能去证明另一个谎言的,谎言永远是谎言。同样,一个未经验证的推测也是不能用来去证明另一个推测的,因为它本身还未被证实,这与用自己证明自己没什幺两样。许多人,包括杨继绳都在这里犯了错。
想当然。许多人,包括杨继绳犯有想当然的错误。许多人想当然农民逃荒必须坐车;想当然民兵能够封死村庄;劳改队里饿死了人就想当然外面也必须饿死人,在辽宁还要饿死了48万多人。杨继绳不验证想当然他的方式方法和公式是正确的,想当然他的计算结果是正确的。

我们知道科学上的任何发现都必须经过验证,没有经过验证的发现是不被科学所接受的。也就是说科学是注重事实的,没有事实根据的东西是不被科学承认的。科学是没有国界,不分阶级的,也可以说科学是铁面无私,冷酷无情,六亲不认的。讨论人数问题本来应该是个科学问题,所以就不应带有任何感情色彩,更不能戴着有色眼镜,那样肯定会影响到其结果的准确性。

以前举过“温水煮青蛙”这个中国文人闭门造车想当然的例子,这里再举一例。现在有不少人在攻击中国政府计划生育政策时说中国政府在50年代鼓励生育,还把生育多的母亲评为“英雄母亲”或“模范母亲”。这是一个不知从哪里来的误传!他们的根据就是批判了马寅初以及毛泽东曾经说过“人多力量大”,这也太牵强附会了。众所周知,中国曾经在50年代大举学苏联,几乎是各个方面都是学苏联的,而苏联因为人口少而鼓励生育,把生育多的母亲评为“英雄母亲”。中国是否在这方面也学了苏联呢?其答案是否定的!中国可能曾经在其它方面学过苏联,但在生育方面没有也没有必要学苏联。首先,我们既找不到任何中国政府鼓励生育的报道,也找不到任何一个因为生育多被评为“英雄母亲”的实例。不过确实有战斗英雄的母亲被称为“英雄母亲”,例如黄继光的母亲,但这不是一码事。那这找不到的东西是否曾经存在过呢?让我们再来分析一下,看看是否可能。多子多孙,子孙满堂是中国人的千年传统,50年代四世同堂的家庭在中国就有很多。50年代一个家庭有3~5个孩子可以说是普遍的,7~8个孩子的家庭也不少见。如果要评生育多的母亲为“英雄母亲”,那多少孩子为界?7个还是8个?这个界限是否太低,有太多的母亲合格了?9个还是10个?是否也低了呢?另外50年代中国的卫生条件还比较差,许多地方还是用老法接生,新生婴儿夭折的比例比较高。夭折的婴儿算不算?看来即使想去评生育多的母亲为“英雄母亲”具体实施起来的难度也不小。所以通过网络搜索和简单的分析我们知道中国的国情决定了中国政府在这方面没有学苏联,没有评生育多的母亲为“英雄母亲”。这个例子告诉我们,不要人云亦云,遇事应该多动点脑筋想一想,分析一下。

好,现在回到讨论饿死人数的问题上来。上面已经说过未经验证的计算结果仅仅是推测,是不能作为证据的。现在任何人都找不到当时关于辽宁大规模饿死人的报道或报告,连辽宁人自己出来诉说饿死人的事例都几乎没有,目前就只剩下辽宁一个劳改队里饿死一些人这个带有疑点的道听途说了。而劳改队是一个特殊的地方,它完全不具备代表性,所以这幺一个事例是不能证明辽宁当时曾经发生过大规模饿死人事件的,所以杨继绳算出辽宁曾经饿死了48万多人没有旁证!所以我们没有任何理由相信杨继绳的这个计算结果,也就是推测是正确的!杨继绳几乎凭空算出辽宁饿死了48万多人。不同意者可以举证反驳,请记住谁主张,谁举证这个基本道理。

到目前为止,杨继绳算错了辽宁省应该是很清晰地摆在我们面前了,那幺他为什幺错了呢?一种可能是他的方式方法和公式是错误的,进而他所有的结果都是错误的了。中学生都知道许多公式是有条件的,只有当条件满足时才可以应用。比如说勾股定理只能用在直角三角形而不能应用到任意三角形。杨继绳没有验证自己的结果,他不知道需要什幺条件当然也就没有检验那些条件是否相符了。

另一种可能是他用的辽宁数据是错误的。可是明显错误的还有黑龙江、吉林、北京、上海、天津、新疆、内蒙古、陕西、山西等,这些都是灾情较轻的地方,那灾情重的安徽、河南等地能够正确吗?让我们来看看杨继绳在给出计算结果后的一段话吧:

由表23-3计算结果可知,大饥荒使中国人口损失了5318万人(其中非正常死亡2098万人,少出生3220万人)。各省的死亡率数据基本上是以官方统计为基础的。到了20世纪八十年代,人们有了比较实事求是的态度,不少省份对数进行了一些修正。应当比原有的统计数更接近实际一些。但是,即使到了八十年代,饿死人还是一个非常敏感的政治问题。有些省份用这些数据计算出的非正常死亡据,比调查者的数字偏小。例如,中监委李坚当年到安徽调查的估计是,非正常死亡是350万人。文革中,中共中央原组织部长安子文下放安徽劳动,回京后对李坚说,安徽饿死500万人(见本书第四章“安徽不安”)。而我上述计算的结果只有226万人。

杨继绳的上面这段话就告诉我们60年代情况就很混乱,统计数据不准连杨继绳本人都没有采纳那些统计结果。以安徽为例,如果当时安徽是井井有条的,会出现饿死人数的不同版本吗?这段话还告诉我们,杨继绳没有验证过他的结果。他看到自己的计算结果比李坚和安子文的小就认为自己的是正确的或者说是可信的了。可是他没想到为什幺李坚和安子文的说法不一样,他们当中谁是正确的?如果他们当中有一人是正确的,为什幺不就直接采纳?他们当中是否都是错误的呢?拿自己的结果与他们的比较并不是验证,当然也就不能证明杨继绳本人的结果是正确的了。科学上是可以大胆假设,但必须小心求证!到了杨继绳等人这里却变成了随便假设,不用求证。

这里有必要回顾一下饥荒发生前的浮夸,那也就是发生在饥荒的一年前。浮夸不就是上面要数据下面造数字造出来的亩产万斤,亩产十几万斤,甚至亩产二十多万斤吗?一年多以后上面又来要数据,会不会也造出不少呢?如果没有造数据,辽宁为什幺会出错呢? 李坚和安子文的说法为什幺不一样呢?所以当时的调查人员很有可能办事马马虎虎,只是简单地听取汇报,逼下面要数字,缺乏追究到底的科学精神。

综上所述,杨继绳及其他人算出的中国那几年曾经饿死几千万人只是个推测,并且还是个错误的推测!这都是中国文人闭门造车想当然的结果,同时也说明了杨继绳等人的科学素质是低的,他们没有也不知道计算结果是需要经过验证的。当然科学素质低的人还有很多,曾经见过一位人大教授讲课的视频,他就对学生讲河南一个个县的人全部饿死光。倒是很想让他举出至少这样一个县的名字来。不知他是出于政治原因还是有别的,但至少是说明了他的科学素质之低下。这样的人在大学里当教授真是误人子弟!这些事情都证明中国要普及科学,把“赛先生”请进到百姓家里来即使在五四运动的近百年以后还是任重道远!

最后希望大家都学会遇事多思考,学会分清什幺是事实什幺不是事实,学会动脑子分析问题,学会以事实为根据而不是想当然。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