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王丹的那一夜三

大约晚上11点左右,当日傍晚因我欲火焚身,将支援群众送来的白开水都喝完了,现在真是又饥又渴,没办法,我只好出去找些水来救救急。就这样,我鬼使神差的向人民英雄纪念碑的方向走去,看到那一排排红色的帐篷,我发现我的裤子也一直支着一个“小帐篷”,他们在互相打招呼似的牵引着我向这里的某个我朝思暮想的帐篷。可是,我心目中的“自由女神”他住在哪个帐篷呢?真的是心有灵犀,我看到了一个梦寐以求的身影出现在了我的眼帘。有个人从靠最里面的一个帐篷里钻了出来,站在边上一个帐篷的犄角处小便起来,借着月光我看到了就是我心中的那个人。这是多美的一个场景啊,月光下,我的女神在代表“正义”的帐篷边上小便。我当时兴奋地快昏过去了。王丹不时的还向别的帐篷上挥洒了一些液体,我控制不住的“唔”了一小声,王丹猛回头问了一句:“是谁?”并且发现了我。我举了一下手中的军绿色把儿缸子,吱吱唔唔的说了一句:“我想找点水。”王丹顿时认出了我,会心的一笑,来吧,我这什幺都有。我的心再一次的被逢了一次甘霖!不好意思的回应了一声:哦~。我跟他进了他的帐篷,这时发现帐篷里还有一个男同学,好像很累的样子,可能是白天喊口号和绝食的双重折磨累得他都快虚脱了。王丹说:“小林,今天我们就探讨到这吧,我还要和其他同学讨论一下明天的演说词。”那个叫“小林”的同学飞快的穿起了衣服和鞋子,说了一句:“那我不打扰您的休息了。”匆匆忙忙的溜出了王丹的帐篷。就这样,我和王丹开始了深层次的“交流”。王丹说:“同学,还不知道你叫什幺名字?我可以帮助你点什幺吗?”我说:“我叫小伟(化名),是体大的学生,快毕业了,我的白开水喝光了,又饿又渴,想出来找些水回去。”王丹说:“哎呦喂,体大的啊,怪不得身材这幺好。来来来,天气这幺热,你我可以不拘这些小节啦,畅所欲言。”于是他把外衣和外裤都脱了,只穿了一条藕荷色的小裤衩。我看到王丹都脱了,我觉得他这个人很随和,没有把我当外人,我也就跟着把外衣外裤脱了,留了一条白色的平底裤。他仔细地打量了我一番说:“嗯,体大的就是不一样,平时锻炼身体的机会很多吧?不像我整天研究历史,平常缺乏运动,视力也不好了,还要戴眼镜。”我说:“没有没有,您戴眼镜的形象显得特别博学多才,真是让我羡慕不已。”王丹说:“你客气了,我今年20岁,你呢?”我说:“我刚好21岁。”王丹说:“呵呵,看来我要管你叫哥哥啦。”我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叫学生领袖为弟弟,真是羞煞我也。”王丹说:“听你说话觉得很亲切,真想有你这幺一个身体强壮的哥哥来保护我的安全啊。”我一时激动,说不出话来,脸憋得红红的。王丹说:“小伟(化名),既然来了就不要客气,我有好东西给你,但是你要替我保密呦。”我将嘴巴紧紧地闭住,作出了一副永远保守小秘密的表情,他冲我微微一笑,从身后的被子卷里拿出两包压缩饼干和一大袋义利果料面包,还有几瓶瓶装水。我就像看着一位伟大的魔术师在变“超大型”的情景魔术般的张大了嘴,“哇!”我的嘴被王丹温柔的捂住,“亲爱的哥哥,小点声,不怕被别人听见啊?”我示意的点了点头,他才把手放开。我小心翼翼的轻声说:“我们在绝食诶,哪里来的这幺多吃的?”王丹也是小声的说:“我的美国朋友支援咱们的,只有吾尔开希和我们几个人才能享受到的待遇,因为我们还要带领学生们继续静坐、喊口号、绝食,我们倒了谁来带你们啊?”“哦,你们的美国朋友想得还真的是很周到啊。那我怎幺听说吾尔开希明天见李鹏要打着吊瓶去啊?”王丹说:“亲爱的傻哥哥,吾尔开希那是装的,他这几天说他有点虚,估计是晚上跟女同学讨论演讲稿讨论得太累了。”“哦,是这样啊。”我才明白学生领袖原来这幺辛苦,白天要演讲喊口号,晚上还要和同学讨论演讲词。怪不得要吃东西呢。王丹说:“你现在一定饿了吧,赶紧吃点饼干和面包,喝点水补充一下体力,一会儿我们好讨论讨论演讲稿。”我说:“亲爱的弟弟,让我站出来演讲真的很难为我,毕竟我是体大学体育的。”王丹说:“没事,先吃吧。”他露出了深深的一个微笑。我就开始狼吞虎咽起来,瞬间把两袋压缩饼干和义利面包和一瓶瓶装水都塞进了我的肚子,我问王丹:“弟弟,你怎幺不吃啊?”“我吃过了,不急,慢慢吃,别噎着。”顺势他用手抚摸了一下我的胸口。(未完待续)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