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地”“王储”准备接班第二个本·拉登

在奥萨马·本·拉登死后四年多,另一个本·拉登正在“跟随着他的脚步”。近二十年前,本·拉登首次向美国等西方国家宣战,如今,另一个声音在呼喊:继续对西方作战。


这个年轻的声音敦促“基地”组织成员将战火从喀布尔、加沙和巴格达引向华盛顿、伦敦、巴黎等城市。


“这是你们的责任。”


在8月中旬发布在“基地”组织一网站的音频中,他还鼓励“圣战者”发动“孤狼式”袭击。


“一位忠诚的骑士选择了自己的目标,并以行动很好地完成了他的使命,该行动将以可怕的形式动摇一大国的政策,要是更多这样的行动呢?”


他就是早已被冠以“恐怖王储”之称的哈姆扎·本·拉登,一位九零后。


“狮子”出笼


这则“基地”组织精心设计的音频中,“基地”组织头目阿尔·扎瓦希里也只扮演了“抛砖引玉”的角色。


扎瓦希里先为一些“兄弟”“邀功请赏”,提到今年1月发生在巴黎的袭击《查理周刊》事件,他祈求真主给“基地”组织阿拉伯半岛分支的“兄弟们以奖赏”,原因是他们对“亵渎者”进行了有效的打击。


扎瓦希里还简要介绍了哈姆扎,形容其为“基地组织中的一头狮子”。随后,他把麦克风交给哈姆扎。声音传来,图像却静止在一张绿色为主要颜色的图片。哈姆扎开始谈论一些“时事”——该音频的录制时间约为今年5月或6月,过了几个月后才播放出来难免有些过时。


哈姆扎赞扬了塔利班前领导人奥马尔,称其为“虔诚的领导”:“愿真主保佑他。在这里,踏着父亲的足迹,我重新立愿效忠毛拉·默罕默德·奥马尔。”7月,奥马尔被证实死亡,在8月的一次录音讲话中,扎瓦希里已经表达效忠塔利班新上位领导人曼苏尔。


而对于扎瓦希里,哈姆扎给予赞扬,但并没有向其效忠——不同于“基地”的区域分支领袖,后者都要向扎瓦希里宣誓效忠。哈姆扎一点也不吝啬表扬,对各分支领导人大加赞赏。


“‘基地’领导层希望哈姆扎成为未来的领导,他是受到爱戴、能鼓舞人心的,没有负面名声,没有参与明争暗斗。”反恐监控组织SITE的情报组负责人雷塔·卡茨翻译了部分音频并发布推特称。


诸多领导人被点名表扬后,音频还在继续。“基地”组织的视频或音频中一个“例行”的主题是要求释放有影响力的圣战分子,哈姆扎多年来的首次“亮相”也不例外,他为一些主要人物呼唤自由,比如关押在关塔那摩监狱的9·11袭击策划者之一哈立德·谢赫·穆罕默德。


哈姆扎的话语落下,各种中东国家里抗议的画面显现,抗议者很多都是年轻人,可听到他们喊着:“奥巴马,奥巴马,我们都是奥萨马!”


“‘基地’组织希望通过哈姆扎重振基地的品牌:‘基地=本·拉登’。”卡茨说。


只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基地”组织没有发布哈姆扎近照,目前网络上能找到的都是哈姆扎还是孩子时候出现在“基地”组织宣传片中的照片。


爱玩纸飞机却也爱拿枪


“哈姆扎忙着与舅舅玩耍呢,他喜欢折纸飞机,还用嘴吹气,好让飞机飞得更高。”在拉登家一封未具时间的家书中,小时候的哈姆扎似乎与别人家的孩子一样。


不同的是,他是熏陶在“圣战”思想中长大的孩子。1991年,哈姆扎生于沙特,是本·拉登最喜欢的妻子卡伊里哈唯一的儿子。在几次“基地”组织宣传片中,外界得以一窥他的样貌,堪称娃娃脸版的拉登。


他爱玩纸飞机却也爱拿枪,从很小就开始拥有“享誉世界”的名声。在2005年“基地”公布的一则19分钟短片中,浓眉大眼、穿着迷彩服的哈姆扎手持半自动的卡拉科夫步枪出现在画面中。就在这一幕的前几个小时,他参加了“基地”组织在巴基斯坦的血腥攻击。视频中,哈姆扎还对着镜头谴责巴政府。


2008年,伦敦地铁恐怖袭击三周年前后,“基地”网站上宣告:“现在,我们为大家分享一则新的诗歌。”并称诗歌出自哈姆扎之口。英国《太阳报》翻译了“诗歌”,还讽刺地称哈姆扎为“诗人”:“加速摧毁美国、英国、法国及丹麦……”为了回应“诗歌”中的不友好,英国议员莫瑟尔给了他一个更准确的称号“恐怖王储”。


哈姆扎的哥哥奥马尔在《本·拉登崛起》一书中证实录音为真实,不过是在9·11前录制的。在9·11前,也曾出现哈姆扎读诗的场景。那是在哥哥默罕默德的婚礼上,哈姆扎穿着作战服,为大家诵诗一首:“哦,真主,赐予打击异教徒和叛逃者的战士们以奖赏吧;真主,请为愿为圣战献身的人们感到高兴吧……”


“接父亲的班”

“长时间的分离让我内心感到痛楚,我渴望与您重逢。我仍记得与您的最后一面……您与我们告别,我们离开了,就像是丢了肝脏一样……”这一时期,哈姆扎是那个与家人久别饱受思亲之苦的孩子。


按照哈姆扎自己的话说,在2009年写给父亲的这封信时,“笔尖都洋溢着愉快之情,高兴于能向父亲表达敬意,期待着父亲的回信。”这时,哈姆扎已与父亲分离8年之久。2001年,他和几个兄弟利用假身份持苏丹护照进入伊朗后被捕,之后一直遭软禁。


“让我真正伤心的是,圣战者军团已经出动,而我没有和他们一起。”在这封有四页纸的信中,哈姆扎话锋一转开始表达对作战的渴望,“我害怕我的大好时光就浪费在这里了。”


据美国解密的“基地”组织文件里拉登的书信显示,这封信后没多久的2010年,哈姆扎等人获释,拉登还在信中“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们不要携带任何东西:“伊朗人不可信,任何物品都可能被放置了窃听用的芯片。”但由于安全状况,此时,拉登未能安排与哈姆扎等人重聚。


哈姆扎是拉登最中意的儿子,在本·拉登2011年5月被美国射杀前几个月,他一直在担心哈姆扎的命运。


这为解密文件所证实。拉登曾多次讨论让哈姆扎免于落入敌人之手的方法,还提议让他逃到卡塔尔隐藏一段时间。2011年4月,“基地”组织二号头目拉赫曼曾给拉登写信,详述了三种让哈姆扎与拉登会面的可能方式。“危险最小的选择”,是通过巴基斯坦的俾路支省,那里靠近伊朗边境,由那将哈姆扎送至港口城市卡拉奇,哈姆扎的哥哥给他写信中,曾告诉他用假身份证件及驾驶证。在这期间,拉赫曼正培训哈姆扎使用各种武器,“很讨人喜欢,表现很好。”这是拉赫曼对他的评价。


“当时,本·拉登曾计划把哈姆扎带到巴基斯坦的阿卜塔巴德镇,专门培养为接班人,”一位未透露姓名的资深情报分析师说道。哈姆扎的母亲在给他的信中也曾鼓励他“接父亲的班”。


最终,哈姆扎是否与拉登汇合不得而知。袭击了阿卜塔巴德镇的美军还曾一度以为他们杀死了哈姆扎。那之后,其踪迹成谜团。而如今,他“踏着父亲的足迹”归来。

上一篇: 下一篇: